首頁 > 今日合江 > 合江新聞 > 正文
合江赤水河漁民洗腳上岸的日子
發布時間:2019-06-13 11:27:33 來源:合江新聞網 責任編輯:
    赤水河,曾經是捕魚人的“烏托邦”,靠一張網一條船就能網起一家人的生活,漁民們希望這樣的好日子一直繼續下去。但部分漁民為了生計竭澤而漁,進一步破壞漁業資源和生態環境,最終造成魚越撈越少漁民越捕越窮的惡性循環。2017年,赤水河全面禁漁,魚兒的活路有了,漁民們也在政策引導下轉產上岸,如今兩年多過去了,他們的轉型成功了嗎?

    赤水河合江段的河面上,已經很難再見到職業捕魚人的身影,但陳淀明是個例外。從5月起,他就在準備漁網、魚鉤,希望在未來二十天里盡可能捕到多個品種的魚,因為他不僅曾經是一位專業的漁民,還是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聘請的赤水河流域調查員,每年為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提供科研用魚。陳淀明和妻子當了15年職業漁民,吃住都在船上。那些年,家里開銷、修房子、孩子讀書全指望著那條船。陳淀明告訴記者,曾經下網捕魚,一撈一網就是滿滿的收獲。

   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,魚不那么好捕了,最開始是價格貴的魚捕得越來越少,后來連其他魚也越捕越少,禁漁期也越來越長。慢慢的他們就知道,捕魚的日子,恐怕要到頭了。

    陳淀明說:“稀有的胭脂魚、巖鯉魚、邊魚這些都很少看到了。”

    2017年,赤水河全面禁漁,在合江,包括陳淀明和妻子在內的45戶85位漁民全部轉產上岸。陳淀明夫妻拿到了13.2萬的補貼,洗腳上岸開始準備發展其他產業。不再捕魚,他轉身開始養魚,他把拿到的補貼一部分用以發展真龍柚產業,一部分承包魚塘養白水魚。上岸第一年,掙了十萬,和捕魚時候基本持平。

    陳淀明說:“轉產后賣魚有時候一兩百斤都賣得到,養魚收入還是可觀的。”

    陳淀明曾是職業捕魚人,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聘請他為其提供科研用魚,每年40天調查期,一天500元的補貼,這樣算下來,一年又額外增加了一兩萬元的收入。

    為幫助漁民成功轉型,合江在加強漁民宣傳引領的基礎上按照省市文件精神,制定科學實施方案,除了以現金回購漁民漁船和其他捕魚工具外,重點對每位漁民開展經果林種植和漁塘養魚等產業轉型技能培訓,確保他們穩得住、不反彈。2017年以來,投入618萬元拆除漁船45艘、網具2951張,赤水河所有漁民全部轉產。在長江河漁民李慶余看來,好友陳淀明的成功轉型,就是他未來的發展方向。

    按照文件精神,長江河漁民將在今年內完成退捕上岸,對于河流,李慶余有著特殊的感情,這讓李慶余倍加珍惜在江面的日子。

    李慶余說:“那會兒我父親一直在船上看船,那會兒在船上玩耍,一個老師就教我打漁。”

    和赤水河一樣,長江流域的禁漁勢在必行,在每年禁漁期,各地會開展增殖放流,但即使如此,長江里的魚還是沒有逃脫越來越少的命運。長江河漁民普遍認為,赤水河都全面禁漁了,長江的禁漁早晚會來,大家都在找出路。

    李慶余也在思考未來的產業發展,他和陳淀明不同,由于是城市戶口,他沒有土地,居住在合江發展種養殖也不現實,自己最熟悉的還是魚,干了大半輩子的行當他舍不得放手,即使要退補上岸,他也想用這筆補貼租個攤位賣魚。

    李慶余相信,經歷了赤水河漁民轉產上岸,到自己時,政策將更明朗,不再捕魚了,他和家人還會有別的產業可以“慶余年”。

    引導漁民轉產轉業,除了由傳統捕撈轉向水產養殖、水產品加工,合江還在探索嘗試讓漁民由打漁者逐步轉變為護漁人,在探索中,他們認為,漁民對長江和赤水河都有真感情,這些人既有保護河流的積極性,又熟悉地形和捕魚套路,齊抓共管修復河流生態,這是可以探索的良策。

    合江縣農業農村局張瀾說:“我們探索組建自己的護漁工作隊,我們的漁民有幾十年的打漁經驗,如果從漁民中選擇,組成護漁隊,能更好的做好監管工作。”

    高壓態勢打擊非法捕魚,高質量推進漁民轉產上岸,除此之外,圍繞習近平總書記共抓大保護、不搞大開發的要求,合江在河流生態保護、污染治理、協同發展等方面采取一系列措施,同時也為生態優先、綠色發展的新路進行了有益探索。
    (合江縣新聞中心:馮嵐 茍儒君)

友薦云推薦 中国女子网球